公海app710

你们做玻璃尖就让我们做火砖吧——杭州小升初感想

  2018年4月1号,清早起床,小编带着孩子上战场,杭州的民办学校小升初招生大战如火如“茶”地燃爆了。

  考场内是各尽所能的孩子,考场外是焦急等待的家长,乌泱泱的一片。我的孩子在800米跑中获得第七名,而这一组总共有35个孩子。所以我暗自得意,心想,体育是他的弱项都能获得第七名,这下应该能考上了吧。

  我每天站在窗前等啊等,杭州空中的战斗机西去了七次,又回了七次(哈哈我住杭州哪里能猜到吧?),都没等到这所民办中学的消息。我等啊等,等到了特“浪”普空袭叙利亚,还是没等到这所民办的消息。

  期间,我们又去了绿城育华考试。根据校方自己介绍,有1300多人参加了考试。在绿城育华的校长见面会上,为了让校长对自己的孩子有个印象,我豁出去了!我大义凛然,挺身而出。我第二个向校长提问,顺便“刮”不知耻地推销起了自家的“瓜”。我就是那位问ib课程费用是多少,然后回答说20万没问题的家长。后来,绿城在1300个人里面只选30位。这是什么比例?2.3%的比例啊!我接到电话,儿子落选了,估计总体名次在60名左右,被列入一类重点关注名单。

  绿城育华的老师劝我们摇号,说摇不上肯定可以参加自主招生。可它去年的摇号比例是4.7:1,今年自主招生72人,按照这个比例,已经选中的72个孩子可以帮学校摇出13个左右的“萝卜坑”。我加一倍吧,也就26个“萝卜坑”,可以留给摇号后的自主招生了。我一咬牙,再加点,算35个名额吧!也就是说这35个名额,要从摇号之后的接近400名学生里挑选。即使不考虑其他因素,我儿子能考进这35个的风险也不小啊!所以只能放弃摇绿城育华了。

  在这些日子里,我到处投简历。投了启正中学,石沉大海;投了观成中学,花落深湖;投了滨兰中学,雁入长空,不复回。

  我又去听了浙江之声的校长见面会,我借用白居易的诗句发出了感叹:“人生大块间,如鸿毛在风。或飘青云上,或落泥涂中。”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落入泥涂!这个“泥涂”,不是指我孩子将来在政治,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“泥涂”,而是指孩子的学习环境,就好像诗句所说:“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。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。”

  我又去了育才本部听讲座,去了锦绣中学听讲座,又再次去了锦绣中学听讲座。悲催的是,第二次去锦绣中学听讲座,是在得知孩子落选的情况下, 我犹豫了一会儿,还有必要去吗?有必要!因为之前我已经短信答应参加了。别人不知我自知,这,就是“慎独”思想的体现,如同我导演的网大电影《慎独》所宣传的一样(三个月后网络上映,哈哈,宣传一下)。

  如果育才中学是让我悲催,那么白马湖中学,就是让我悲愤了。带着孩子去了白马湖,一位50多岁的女老师接待的。她一看,怎么只有一个中环杯入围证书?再没有其他杯赛证书啦?我说孩子五年级暑假才开始学习奥数,所以没拿到什么杯赛证书。“那你早干嘛去了?我看你这四年级的学习手册上,就有同班同学获得杯赛证书的信息,你们为什么不参加?孩子不懂事,家长也不懂事吗?”说的我是无地自容啊!只能解释说是由于我们四年级才转学到杭州,没有认识到杯赛证书的重要性。经过老师的一番淳淳教导之后,我们惭愧地离开了。临走前,我对老师说:“听君一席话,出门哭三声啊!”

  我不哭,我回家打孩子!一回到家,我劈头就问儿子:“你为什么当年不愿意学奥数?”儿子沉默不语。我扇了他一耳光,“你自己开心了这几年,现在让老子在外面受罪呀!老子打死你!”儿子哇哇大哭。我拿起牙签,戳入儿子食指里,他鬼哭狼嚎!我咬牙切齿说:“初中还要不要好好学啦?!”

  眼睛一睁,原来是一场梦!我刚才累得眯了一会儿觉。窗外已是黄昏,雨打屋檐,小巷深深。这让我想起陆游在杭州孩儿巷所写的诗句,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我就像那挎着竹篮的妇人,到处叫卖,而我儿子就像那打蔫的杏花,发黑了,卖不掉!哈哈可惜了,这么好的诗句被我糟蹋啊!

  不光我这一朵小花“卖”不掉,其他很多小花也“卖”不掉。下面这张图是那天绿城育华考试的时候,一个妈妈带着儿子,来晚了,只好失望地返回。看这孩子前方,还有空间吗?

  再看下面这张图,这是之江中学考试那天,一个妈妈带着女儿,想冲考。老师问他们:“有没有收到短信啊?”妈妈犹豫了一下,说:“没有收到。”“那你还来考什么?不能进。”我后来偷偷地劝那位妈妈,让孩子过一会儿再去冲考,就说收到短信了。可惜孩子嘟囔着小嘴说:“妈妈我不要去了,不要考这里了!”她们无奈而归,就是这张照片。其实那天也有别人冲考成功的,只不过别人撒了谎而这母女没有撒谎。我要是负责人,就让这孩子进校门,而且给她加两分。这社会!为啥不鼓励诚信的人,而让钻空子的人得分呢?

  我身心俱疲,悲愤地在想:考不上民办初中,怪谁呢?首先要怪杯赛证书!没有杯赛证书,很多地方都不会给你考试机会;即使有了机会让你考试了,除非你是前三名,否则领导拿起简历一比较,你孩子还是会被那些有杯赛证书的淘汰。为什么要以杯赛论英雄呢?为什么没有杯赛证书就不能入民办老师的法眼呢?我们很多孩子都是年年全优,六上期末都是385分以上,这样的孩子凭什么简历就要束之高阁呢?如果是要拼杯赛才能进民办,那主管部门就应该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统一发,让大家都考杯赛!否则就是不公平和欺瞒行为!好在,我们的高层领导能够观察利弊,果断停止了某某杯和某某杯,将这两棵妖树连根拔起。

  还要怪谁呢?要怪“某些人”! “某些人”真是为了提高杭州学生水平吗?那在公办学校也可以提高学生水平呀。“某些人”真是为了提高教师待遇吗?那缺钱你就跟国家要呀!而公办的优秀师资被抽调到民办,不能普惠公办的孩子们,这是谁创造的不公平?放眼全国,像杭州这样畸形的民办热潮,不说绝无仅有,也是寥寥可数了。

  其实怪来怪去,最该怪谁呢?要怪自己孩子不争气,要怪自己教子无方!既然我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,我就应该好好适应这个游戏,提前布局,刻苦训练才是。而不是怨天尤人,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辣的,哈哈!反省吧老家伙!

  最后一个观点,白居易也说了:“高者未必贤,低者未必愚,君不见沉沉海底生珊瑚!”周x康不是高者吗?为人如何?最终结局如何?而我们做一个社会底层的普通劳动者,只要立德在心,正行于外,上不愧天,下不愧地,中不愧父母,就会如同海底的珊瑚一样美。做个普通人,也不错!

  我兄弟泥瓦匠一个,到处给人修路造房。他女儿在贫穷的乡村,马上要读并不高大上的乡里小学了。我这弟弟会如同杭州的家长一样,心急火燎的想把孩子往名办初中送吗?不,他想都没想过!他虽然是农民工,但是他有他的小幸福。他的女儿也许还会是农民工,但那又怎样呢?社会的大多数,正是由这些“农民工”组成的呀。

  有证书的孩子们,考的好的孩子们,你们如“锥处囊中,其末立现”,值得点赞。而我们自主招生没进的孩子也不能自暴自弃,妄自菲薄。考上的孩子们如同墙头上的玻璃碴,在顶部熠熠生辉,而我们,就做垫墙的火砖吧!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